hth_小何

晓闻天下

仙人掌

接受对方的离开不难,要抹去对方在心中的位置才难得可怕。

OrangehasIce:

  • 就几可

(一)

前些天应邀到一位初识的朋友家喝茶。我这朋友早些年走南闯北,走了许多地方,半年前才回来开了个小茶庄,他是一个健谈的人,而我却善听,所以相聚时他总会跟我讲起旅途中邂逅的故事。

朋友喜欢养花草,许是夏天还未离去,烂漫的阳光透过屋檐洒在阳台遍布的盆栽上,光点斑驳,让人感到格外闲适。

朋友说,花虽好看,可养起来并不简单,倘若迟了些天浇水,便多会枯萎。

我笑了笑,所以还是无事一身轻。

朋友晃晃头:不过有些花却不必打理,就像这盆仙人掌。说罢指向木桌上的仙人掌。

可以看得出朋友一定很在意这盆仙人掌,周围的盆栽都摆置在地上,唯独这仙人掌。

仙人掌?我疑惑。我凑前观察,想知道这盆植物有何特别之处,却发现这盆仙人掌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没等我询问,朋友便和我讲起这盆仙人掌的来源。

这盆仙人掌是我从云南带回来的。朋友的思绪似乎重新回到记忆中,点起烟悠悠地说起这段故事:


(二)

早些年我曾走过不少地方,但如果我说出做这些事的原因,或者你就会觉得幼稚了。

当时我的未婚妻在订婚后的一个星期与我谈分手,是的,她有第三者了。听见了这个事实我几乎疯了,相处6年的爱情竟败给相识仅一个星期的第三者。更何况,六年中我几乎把她当做生活的全部,那时候的我真的离不开她。

感情花开荼蘼,牵强地维持,终究很苦,最后我们还是分开了。然而,接受对方的离开不难,要抹去对方在心中的位置才难得可怕。

一段时间自暴自弃之后,我打算去散散心,不管去哪,总之就得离开这个伤心地。我走了许多地方,可心里不曾把她放下。我想,完了,这辈子我就被套牢了。

最后我来到了云南的一个小镇。

那是一个平静的小镇,那天我凑巧到一家小花店躲雨,店主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,虽然她的年龄不大,但是从她眼中可看出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接下来的聊天中,也证实了我的眼光。

她问我,你是过来散心的?

我点点头。

为情所困?她很直接。

我有点疑惑她是如何知晓。

你的中指戴着婚戒,却是只身一人,再看看你的表情一切就清楚了。

她是一个聪明的人。于是我同她讲起了我的事情。

听完之后,她只是笑了笑,之后她捧出这盆仙人掌。

你觉得这盆仙人掌长得好吗?她问我。

颜色葱绿,一看便是得到悉心地照料。

可你知道吗,其实我一直以来都没有过多地照料它,甚至没有浇过一次水。

不是吧?我有点不相信,虽然仙人掌生命力,但起码得浇水吧。

真的。她表情很认真,随后她对我讲了她的故事,一个戏剧性十足的故事。

她刚回来一个多月,而之前她也像我一样到处旅行,旨在忘掉一个人。那是她偶遇过的一个旅客,当时她和那个旅客一见钟情,并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彻底相爱,随后旅客有事要离开,走之前,旅客说一定会回来找她。但造物弄人,就在旅客离开的第二天,店主姑娘接水准备浇花时电话掉水池了。当时的手机不如现在大多三防,尽管她第一时间拿去修理,但联系方式终究全部丢失了。她有点难过,不过想到可能对方有自己的电话,就觉得问题不大。

但她错了,从那天起她便失去了与那个旅客的任何联系。

等待本就是一件痛苦的事,何况等一个不会回来的人。

起初她以为旅客忙,没时间回复,过多几天就好;然而一天又一天,一个多月过去了,依旧杳无音讯,她还是觉得旅客不会放弃她,应该是出事了,她想过去找他,可发现自己除了知道旅客居住的城市外,其它一无所知,于是被朋友阻止了。

一个人无论有什么天大的事情,总不会连一通电话一条信息的时间都没有吧。她的朋友们都这样说。

她很失望,但失望并不代表死心。半年后,心如死灰的她才决定暂时离开,意欲到外面散散心,走的时候她把花店关了,她以为自己会很快回来。没想到,这一走就是半年。

虽然半年过去了,她回来了,可心里边的人却没有走远。人就是这样子,一旦心有结,就很难解开了。

可生活还需继续,她打算重新开业。她知道,没有她,里边的花理应全毁了。所以打开花店大门的时候,面对里边的一片狼藉,她并不感到意外。花店离不开她,就像她离不开他。然而她在收拾的时候,却看到震撼的一幕:一盆仙人掌长得特好。

原来没有别人的照料,它依然可以活得很好。

从那天起,她心中的结便解开了。

她说,那时候她才懂得原来在生活中并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,离不开只是你给自己的一个自以为是逃避的借口。只要足够坚强,何惧惊涛骇浪。

听完了店主姑娘的话,我为店主姑娘震撼了,一个瘦小的姑娘竟能够说出这句话。我这大老爷们却……

那刻起,我狠下了心,我知道,她可以做到,我也可以。

在我离开的时候,她拉住了我,她说本来这盆仙人掌她是不卖的,但是她觉得我和这盆仙人掌有缘,于是把它送给了我。

……


(三)

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?朋友对我说。

我笑了笑,最近天气干燥,上火吧。

哈哈,只顾着说话忘了正事,前两天买了些很好的绿茶,我给你泡去。说罢,朋友便去取茶。

朋友离开后,我捧起花盆,看了看底部,就在目光触及的那一瞬间,我手一抖,差点脱手。

对了,听你说之前旅行的时候出了一场不小的意外,是什么情况呀?朋友拿着茶出来的时候问。

前年旅行回来时出车祸了,昏迷一个多月,醒来之后又躺了大半年。还好当时被甩了出来,之后那车着火了,相机,手机之类的所有行李也都毁了。我闭上双眼,想起当时的情况,重重地吸了一口气。

人没事就好,人没事就好。朋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。

你当时到云南是什么时候?

大概去年十一月份吧,怎么了。茶泡好了,朋友递给我一杯。

没什么,只是去年九月底,我也去了趟你说的那个小镇,可那花店没有营业。

哈哈,是吗?听店主说她比我早一个月回来,那应该是十月份吧。啊,别急,茶烫。朋友看见我一把喝下茶连忙说。

是的,茶真的很烫,烫得我的眼泪都不知主地流了下来。

唉,都说了茶烫了嘛,你看烫着了吧。朋友着急地说。


(四)

临走的时候,朋友拉住了我,把那盆仙人掌递给我,意味深长地说:

其实我给你说这些,是因为我知道你心中有事,你不说,我也就不问了,把这盆栽拿了,心里过不去的时候瞧瞧这盆栽,想想我给你说的,坚强点,什么都是过得去的。

我接过这盆仙人掌,走了两步,回头问了一句,对了,那花店店主后面怎样了,她,还好吧?

朋友笑了,前些天和她聊了会,她订婚了,应该挺幸福的,你看看人家姑娘多大的坎都过去了,所以你也别多想了。

我也用力地笑了笑,是吧,那挺好的。

你不是打算过段时间去云南吗,要不我给你介绍,找个机会认识?朋友补了一句。

不去了,没必要了,有这盆仙人掌就够了。我说罢,向朋友挥了挥手,转身离去。


(五)

回去的路上,手不经意碰触到刻在花盆底下的那句话:

“此生挈阔,与子成说。”

当初我和你一同刻下这句话的时候,就是一起许下誓言,希望一同生死永不分离。只可惜造化弄人,尽管最后我拼尽了力气挽回,却始终有缘无份,终究我还是那个负心的人。

还好没有谁离不开谁。如今知道你好,我也该宽慰了。

看着手上捧着的这盆仙人掌,我对自己说。




评论

热度(12)

  1. 你的港湾OrangehasIce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hth_小何OrangehasIc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接受对方的离开不难,要抹去对方在心中的位置才难得可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