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h_小何

晓闻天下

伪忘情书

伪忘情书

吴苏哲:

这段红尘俗世里,总会有一个人先于另一个人去淡忘。也许,这才是我们无法抑制的凄迷。­

­

淡忘,是一件很费功夫的事情。一粒贝壳,需要经受成千上万次的海水的冲刷,才有可能使其附带的凹凸成为一种光滑,于是,它闪耀滩头。­

­

我们的记忆是很多颗贝壳串成的,它们曾经在海底的美丽让无数的鱼儿为之倾倒。如今,这些记忆的贝壳被时间的海推上了岸,于是它们死去,于是它们身上的凹凸花纹就成了一种负累。­

­

人们从来都是这样,先于淡忘而爱,先于死而淡忘,那些以湿相呼,以沫相濡的日子好似花纹一般,终究会被冲淡,冲成一种习惯,进而去关心那一粥一粟的实在,不再关注另一个人的悲哀。­

­

于是有人说,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。这话听起来是多么的彻骨,却又是如此的轻飘。当一种情愫失去了重量,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价值,我们的记忆是有重量的,所以我们背着它们,栉风沐雨,以汤止沸。当一个人忘却的那一天,他所有存活过的情感也都失去了价值,直到另一个人也忘却了,这段情便就灰死了。而让我们迷惘的是一些人如何忘的那般快,一些人又为何要记得这么清,这种不同步是多么的纠结,纠结成两段绳子。­

­

用情时我们是个结,希望永远都不要分开;分开后我们是两个结,谁先打开自己的绳结,谁就断了情,安了心。两条绳子,一条系着淡忘,另一条必是系着铭记。­

­

可是,真的要一段情感失去价值是多么让人遗憾而煎熬的事情。忘,从来都是个残忍的词条,它投射的是另一个人的内心翻腾。这些也许是“淡忘”一词所无法描绘的。­

­

一切的淡忘与铭记,都是一种显然的不同步。这世上有多少种不同步,就有多少的烦恼和疑惑。倘若忘记从来不代表尘埃落定,那么铭记自然也成不了不朽。­

­

爱情绝不是一种不朽。但是,只要彼此其中的一个人没有淡忘,尘埃就不算落定。­

­

10­

既然如若这般,莫道多情总被无情伤,怪只怪多情心不明。一些曾经说过的话,走过的路,趟过的河,用过的情,它们的含意与影响我们可能至今无法明白,当我们真正懂得如何取舍,如何淡忘或铭记的一天,青丝便也沾了雪。­

­

11­

许是没来由想起了一种酒,名曰“含笑半步癫”;许是没来由的想起了一种汤,名曰“孟婆汤”;许是没来由的想起了一句歌:“你都是如何回忆我,微笑着或是很沉默”;许是没来由的想起前日鸡鸣寺里老僧尼的那句简洁话语:“你就当忘了这回事儿吧”。­

­

12­

想来,究竟是要忘却吧!今夜因你的淡忘而灿烂。但愿安稳。­

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w,2010元月26日,空间转出,静夜记。


评论

热度(501)